• 学园简介
  • 招生招聘
如何抚慰哭泣的宝宝?爱TA你就抱抱TA!|给少年的科学前沿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07 08:08 已被浏览

家里的小宝宝不停地哭闹,可真让人抓狂。爸爸妈妈有个招儿好像很管用——抱起宝宝走一走,宝宝就能平静很多。为啥这招超级管用呢?

作者:Gianluca Esposito, Keegan B. Coppola, Anna Truzzi(意大利特兰托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系,南洋理工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系)

翻译:李娟

编辑/校对:木東

科学家刚刚发现了其中的奥妙,它与我们大脑里的两个部分有关:副交感神经系统(PNS)和小脑。

小黑板

接触转移应答:宝宝被抱着时,会做出一系列相应的特定反应,比如动作变少、不再哭泣、心率放慢,变得平静和放松,这被称为接触转移应答。

心搏间期:心脏主要由周期性收缩的肌肉组织构成。心肌每收缩一次视为为一次“搏动”。心搏间期是指心脏两次搏动之间的时间。

小脑:负责协调各种肢体活动,比如蹦跳或者写字,这些动作所涉及的肌肉需要小脑发挥协调作用才能完成整个动作。

自主神经系统:自动调节某些重要生命体征的活动,比如呼吸,属于不需要主动思考就能持续不断地完成的动作。

交感神经系统:自主神经系统的一部分,在我们焦虑时控制身体反应。

副交感神经系统:自主神经系统的一部分,在我们平静和放松时控制身体反应。

副交感神经系统是大脑发出“放松”指令的控制中心。当宝宝被抱着时,副交感神经系统可以通过减慢心跳的速度来放松身体,逐渐使他们平静下来并停止哭泣。此外,“抱抱”还可以刺激小脑,进而控制身体的运动,使婴儿调整身体的姿势,将腿弯曲,这样抱着更舒服。了解大脑如何工作,能够教会我们如何更好地抚慰婴儿,这样的话,照顾婴儿的人也会更加放松,可以改善亲子关系,增进健康,提升家庭的幸福感。

宝宝的哭声:是烦人的噪音,还是不容忽视的交流?

你有没有和哭泣的宝宝单独在一个房间呆过?如果有,你肯定知道让他停止哭泣有多难。如果你曾试着用他喜欢的玩具去安抚宝宝,他很可能会置之不理而继续哭。相对来说,妈妈更容易安抚宝宝,如果是妈妈给宝宝玩具,他就会冷静下来。别担心,这并不是说你有问题,只是宝宝的大脑线路就是这么组装的!宝宝天生依赖父母。

人类在婴幼儿期与家人总是格外亲密。其实,很多动物也是如此。想象一下小狗,它们最喜欢和妈妈一起玩耍,因为妈妈能够保护它们远离潜在的危险,使它们得以平安长大,并拥有自己的“家庭”。当小狗长大当上妈妈,她也能保护她的宝宝安全长大,并生出更多的小狗。于是,通过保护家里最小的成员,许多物种才得以存活下来。因此,母子关系对宝宝的健康发育至关重要:他们的亲密联结保证了物种的延续。毕竟,生活在一个有小宝宝的世界里才更美好呀!

父母保护孩子的方式之一就是“抱抱”。宝宝不会无缘无故地哭,妈妈知道,宝宝哭是因为需要帮助,所以妈妈会试着弄清楚宝宝到底需要什么。这时如果妈妈抱起宝宝,宝宝常会立刻停止哭泣。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宝宝最平静,我们早就知道这一点,但这一现象背后的科学原因直到最近才被揭晓。

为什么“抱抱”能让宝宝平静?

被抱起的宝宝会有一系列自然反应,可以使他们平静下来。研究人员发现,哭泣的宝宝的心率较快,被妈妈抱起后心率会减慢,哭泣减少,挣扎动作也减少,意味着他们不再恐慌,更加放松和平静。当然,这些反应并非人类独有。通过对其他动物的研究发现,正常健康的年幼动物被抱起时会变得放松,这一现象被称为接触转移应答(transport response)

在人类宝宝中进行的实验

在宝宝停止哭闹,恢复平静的过程中,小脑袋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为了一探究竟,研究人员选择了一组六个月大的健康宝宝和他们的妈妈进行实验,在三种不同的状态下监测宝宝的反应:被留在婴儿床上;妈妈抱着宝宝坐着不动;妈妈抱着宝宝走来走去。

留在婴儿床里的宝宝通常会开始哭泣,抗议与妈妈的分离。于是研究人员要求妈妈抱起宝宝,先坐在椅子上停留30秒(图1A,蓝色),然后抱着宝宝起身走动(图1A,红色)30秒。在最后阶段,宝宝停止了哭泣。在被妈妈抱起并开始走动的过程中,所有宝宝都表现出了一系列相似的反应:放松、动作减少、心率减慢、哭闹停止(图1B)。

图1B显示了这一系列的变化。实验结果表明:抱着宝宝来回走动是舒缓宝宝情绪最有效的方法,比仅仅抱着宝宝的效果更好。后者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让他放松和停止哭泣。

图1. A.两种不同的实验状态:抱着宝宝静坐和抱着宝宝走动。B.曲线图上部的垂直线代表宝宝身体动来动去时的总量;图中间的水平条代表宝宝哭的时间;图下部的上下连续线表示两次心跳之间的间隔(心搏间期,inter-beat-interval, IBI),心跳越慢,两次心跳之间的时间间隔越久。此外,蓝线代表被抱着静坐时宝宝的反应,而红色代表被抱着走动时宝宝的反应。在被抱着静坐期间(蓝色),宝宝的动作和哭泣很多,两次心跳之间的间隔短,心率快。相反,在被抱着走动期间(红色),宝宝移动较少并且不哭泣,两次心跳之间的间隔更久,意味着心率变慢。

“抱抱”只对人类宝宝有用吗?

在另一项测试中,研究人员用小鼠做了类似的实验。他们把鼠宝放在一个杯子里,离鼠妈几英寸远。鼠宝因为与鼠妈分离而变得焦虑,鼠妈接到信号后便立即来救他们。当鼠妈叼起鼠宝并把它们带出杯子时,研究人员观察了鼠宝的身体反应。他们发现鼠宝与人类宝宝有相似的反应:在被叼起时停止挣扎,四肢紧缩蜷曲,有助于被鼠妈转移脱离困境。

接触转移应答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小鼠行走时四肢着地,不能像人类一样抱着婴儿。鼠妈转移鼠宝时,需要用嘴巴叼住鼠宝颈背部的一点皮肤(图2)。在刚才所描述的小鼠实验中,研究人员无法记录鼠宝的所有反应,比如心率,而且还需一定的时间等待鼠妈来救鼠宝。为了更好地控制实验,研究人员通过捏住鼠宝颈背部皮肤来重现抓力,以便更仔细地监测鼠宝的活动。

当研究人员转移鼠宝时,鼠宝表现出与被鼠妈转移时类似的行为,身体明显变得放松了,这和我们在人类实验中观察到的宝宝的反应很像。于是,研究人员开始使用小鼠进行后续的实验,来帮助我们更好地探究人类宝宝的行为机制。

图2. A.鼠妈把鼠宝转移出杯子时,鼠宝把四肢紧缩并试图蜷起来,有利于鼠妈带它走。B. 实验者用手指来模拟鼠妈转移鼠宝的方式,左图模拟“静抱”,右图模拟“抱”起来走动。

那么,大脑是如何控制接触转移应答的呢?当被“抱着”转移出困境时,鼠宝能够感觉到颈背部的抓力,并能觉察自身与地面的距离,正是对这些变化的感知控制它们的接触转移应答。为了理解接触转移应答的触发机制,研究人员使用一组特别的小鼠展开实验。

这些小鼠是基因突变鼠,研究人员在它们的基因组DNA中引入了微小的变化,使它们与正常小鼠不同,突变的基因影响到控制运动功能的小脑发育。当测试这组基因突变小鼠时,它们对“抱抱”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继续颤抖、挣扎。所有正常小鼠在离开地面时会停止挣扎,保持一定姿势,但突变小鼠却一直颤颤发抖(图3),这正是基因突变产生的影响。

图3显示,“抱抱”时,左图的正常小鼠身体放松,保持一定姿势,而右图基因突变小鼠由于小脑功能受到影响,它们四肢张开,与正常小鼠不同。

这进一步证明了接触转移应答主要依赖于动物或人的健康状态,这一点可以帮助科学家更好地了解影响动物间互动的一些疾病。在相同条件下,正常小鼠处事冷静,突变小鼠则不断颤抖,因此科学家认为,是小脑功能障碍造成突变小鼠丧失了对“抱抱”的互动反应。科学家认为,或许人类婴儿对抱抱的反应也是由来自小脑的类似信号控制。

最后,为了研究实验期间鼠宝的心率变化,研究人员观察了控制心脏活动的大脑区域,即自主神经系统(ANS,autonomic nervous system)。你可以用简单的方法记住这个术语,想想“自动(automatic)”这个词:自主和自动,听起来相似,它们确实也是同一个意思。自主神经系统负责所有在你身上发生的不需要去思考的生命活动,身体对某些情况做出自然反应而不必想着去控制它。比如,你不必告诉心脏要保持跳动,也不需要提醒自己呼吸,这些会自动发生,都由自主神经系统控制。

自主神经系统分为两部分:交感神经分支和副交感神经分支。交感神经系统(SNS,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控制“应战还是逃跑”或者惊恐反应。当我们处于恐慌状态,身体会为或逃跑或应战而做好准备。当危险远离,副交感神经系统(PNS,para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能让人平静下来。当宝宝因为与妈妈分离而哭泣时,恐慌系统发挥作用,表示交感神经开始活跃起来;而当妈妈抱起宝宝,宝宝的副交感神经就会通过降低心率来使他平静下来,身体恢复正常状态,宝宝感觉到舒心与安全。

在小鼠实验中,研究人员可以通过注射药物阻断自主神经系统。如果用药物阻断交感神经,“抱抱”依然能够舒缓小鼠宝宝的心跳,与未用药物阻断的正常情况没有差别。然而,在相同的测试条件下,如果用药物阻断副交感神经,鼠宝的心率并不会因“抱抱”而慢下来。这些实验结果表明,是副交感神经在负责宝宝的接触转移应答。

面对哭闹的宝宝,父母心急如焚,却束手无策,难免感到沮丧或绝望。因此,以上的研究对我们人类宝宝的健康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它告诉宝爸宝妈们如何更有效更安全地抚慰宝宝,减少很多无辜婴儿受到伤害的可能,也让人们的家庭生活更和睦温暖。

为什么了解宝宝哭泣的原因很重要?

这项研究告诉我们,不管处于什么状态,只要被妈妈抱起来走一走,哭泣的宝宝就会平静下来,身体变得更加放松。是什么在影响着这一系列的情绪变化和行为反应?答案是:自主神经系统的副交感神经和小脑。研究结果提示我们,来自妈妈的关爱行为会使婴儿更放松,更有安全感,有利于人类物种的存活和繁衍。

了解了婴儿的大脑活动,知道了健康大脑的工作机理,医生便能更好地帮助那些大脑有问题的孩子。而那些健康宝宝的正常反应,就可以作为评估某些疾病,比如自闭症的早期测试标准。健康孩子在被妈妈抱着时会变得放松,但是有些家长却发现,抱着他们哭泣的孩子“就像抱着一块石头或一袋面粉”,他们不会调整身体的姿势,不能配合父母的“抱抱”而做出正常的身体反应,这让“抱抱”变得更困难,宝宝似乎也显得更重。这些异常的互动能够帮助心理学家判断和预测未来可能出现的脑部疾病。

与父母的互动对每个孩子的成长至关重要。父母更多了解控制宝宝行为的因素,就会懂得如何更好地与宝宝相处。作为本研究的作者,我们决定向青少年读者们解释这一发现,因为这对年轻一代的成长非常重要。通过指导父母与孩子的交流和互动,可以提高家庭成员之间的沟通质量,帮助孩子健康地发育。我们对大脑的运作懂得越多,就越了解我们自己。此外,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学习和分享这样的科学研究信息,让更多的家庭和睦相处,幸福快乐。

参考文献:

[1] Hunziker, U. A., and Barr, R. G. 1986. Increased carrying reduces infant crying: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ediatrics 77:641–8.

[2] Esposito, G., Yoshida, S., Venuti, P., and Kuroda, K. O. 2012. Three lessons from Philip Teitelbaum and their application to studies of motor development in humans and mice. Behav. Brain Res. 231(2):366–70. doi:10.1016/j.bbr.2011.10.008

[3] Brewster, J., and Leon, M. 1980. Facilitation of maternal transport by Norway rat pups. J. Comp. Physiol. Psychol. 94:80–8. doi:10.1037/h0077645

[4] Wilson, C., Nungaray, K., Garza, M., Raska, J., Kercher, M., and Lutterschmidt, W. I. 2008. Sit down and stay here! Transport response elicitation modulates subsequent activity in rat pups. Behav. Processes 77:131–4. doi:10.1016/j.beproc.2007.06.007

[5] Esposito, G., Yoshida, S., Ohnishi, R., Tsuneoka, Y., Rostagno, M. D. C., Yokota, S., et al. 2013. Infant calming responses during maternal carrying in humans and mice. Curr. Biol. 23(9):739–45. doi:10.1016/j.cub.2013.03.041

[6] Yoshida, S., Esposito, G., Ohnishi, R., Tsuneoka, Y., Okabe, S., Kikusui, T., et al. 2013. Transport response is a filial-specific behavioral response to maternal carrying in C57BL/6 mice. Front. Zool. 10(1):50. doi:10.1186/1742-9994-10-50

[7] Esposito, G., Setoh, P., Yoshida, S., and Kuroda, K. O. 2015. The calming effect of maternal carrying in different mammalian species. Front. Psychol. 6:445. doi:10.3389/fpsyg.2015.00445

[8] Kanner, L. 1943. Autistic disturbances of affective contact. Nerv. Child 2:217–50.

审稿人

安德鲁(12岁):我住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塞瓦德,就读于西沃德中学。我喜欢运动、唱歌和玩乐队。我是个打击乐手,喜欢奏响美妙的节奏(和击打东西!)。我有两个兄弟和一个姐妹,我们喜欢一起打篮球。我也喜欢和我的朋友们踢足球。

大卫(12岁):我喜欢玩运动,如篮球,足球和棒球。如果你在户外找不到我,那我一定是在看电视、玩视频游戏,或者在看书。我最喜欢的作家是雷克·莱尔顿,他有一系列有关希腊神话的作品。我有三个兄弟和一只狗,我们都喜欢在一起玩!我与家人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是在湖上划船或玩气艇。

本文译自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网站。

原文标题:How Can I Make My Younger Sibling Stop Crying?

原文链接:https://kids.frontiersin.org/article/10.3389/frym.2016.00028

Copyright Policy:CC BY 3.0

延伸阅读:

既视感:似曾相识究竟是怎么回事?|给少年的科学前沿

厉害了,病毒里也有我们的朋友!|给少年的科学前沿


投稿、授权等请联系:saixiansheng@zhishifenzi.com

赛先生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